西华师大校友总会

人物专访

当前位置: 首页 > 校友风采 > 人物专访 > 正文

优秀校友系列报道——周昭敏

发布日期:2019-10-22 浏览量:

以学为功,以授为名

——访生命科学学院周昭敏教授

 

人物简介:

周昭敏,博士,原云南森林公安三级警长、国家司法鉴定人、野生动物鉴定国家公派访问学者。他一直走在野生动物保护事业的前沿,2010年至2013年,他共完成400多起野生动物司法鉴定(涉及90余种国家珍稀、濒危野生动物);他坚持科学研究,并以第一作者的身份在Nature、Science等SCI期刊上发表文章;2016年5月,他作为高层次人才受聘于我校生命科学学院。

 

在见到周昭敏教授之前,网络上关于周教授的资料填充了我们对他的空白印象,让我们对他有了一个大致的形象构造:原云南省森林公安局技术处主任科员、在中国科学院获动物学博士学位、澳大利亚博物馆国家公派访问学者。几个头衔描述了他大致的历程,网络上仅有的一张侧面照让人觉得他是一个充满故事和力量的学者。

采访约在周昭敏的办公室,叩响门后,迎面走来的是一位朝气蓬勃的年轻人,当我们表明是来采访周昭敏时,眼前的年轻人微说:“我就是。”稍稍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位年轻前辈,联想起他的成就和数家权威媒体对他的报道,一时间真让人有点对不上号。

走进办公室,屋里摆着几张桌子和许多椅子,桌子上堆着众多写着不同数据的资料。交谈之后我们了解到,这间办公室是周昭敏和他的学生们共用的。除了承担课程教学,周教授还指导着数名本科学生开展课题研究。当问起这么做的用意时,周教授很认真地告诉我们:“起码我们现在所做的工作,光是熟知课本知识是不够的,我想要让我的学生学以致用,在科研实践中提升科学素养。”

周昭敏目前主要研究人类活动对野生动物生存、耐受的影响机制及对策,许多时候的工作方式是调查、收集和分析相关数据。之前在云南森林公安任职,他主要从事野生动物司法鉴定工作。但不管是现在的野生动物保护还是之前的野生动物司法鉴定,都不是他学习生涯中所接触的专业。硕士与博士在读时,周昭敏都是学动物分类的,对于今天的一切,他说:“都是巧合。”

他在云南读完博士后就留在了昆明动物研究所工作,有一天,他接到了云南省森林公安局打来的电话,询问昆明动物研究所有没有已经毕业的博士生可以来协助工作。符合条件的他对警察的工作抱有一丝好奇,同时在多年的学习中对动物产生了一种特殊感情,他决定去面试。最终,具有专业特长的他被特招进了云南省森林公安局,做野生动物司法鉴定工作。这项工作主要负责出具司法鉴定报告,以此作为案件定性及量刑的依据。这也是打击野生动物犯罪的重要一环。现在的周昭敏没有再从事鉴定工作,而是转身去做了研究,致力于从社会、经济角度完善野生动物保护体系。

周昭敏说,刚开始没有做研究的想法,但在接触许多野生动物犯罪案件之后,他觉得野生动物保护工作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很想有效地改变这类现象。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所以他决定改变方向做研究,拿起纸和笔,让更多的人了解、关注、出力。

虽然搁置了野生动物司法鉴定的工作,但他并未因此松懈。对于工作方向的转变,周教授说,目的还是一样的,就是充分利用学校现有的条件开展贸易调查,改变方向,在贸易方面进行更系统的研究,将研究效用最大化。

周昭敏还跟我们强调,这项工作的开展必须要放宽眼界,立足长远。现在国内的研究工作也逐渐放开手脚。不久前,我国和东南亚合作,开展野生动物保护,响应“一带一路”的号召,真正走出去。有时候可能受自身能力影响,工作成果达不到一定的高度,但总比一进入这一行业就拘束自己好。

周昭敏曾作为澳大利亚博物馆国家公派访问学者,去澳大利亚访问交流。在和澳洲的同事交流时,对方对他的工作方向肃然起敬。这让他知道野生动物保护工作在全球任何地方都是被大家认可和尊敬的,在之后的工作交流中他积极介绍了国内野生动物保护工作的进度和国家层面对相关犯罪的处理方法,澳洲工作人员纷纷表示称赞认可。在澳洲交流访问期间,从事野生动物保护工作所带来的国家及个人层面的荣誉感让周昭敏更坚定了自己的工作方向。

谈及现在的工作,周昭敏给我们一种强烈的感受——他并不在意职务、经济收入,相比之下,他更看重自己做的野生动物保护研究所带来的工作意义和自己在这一行业所取得的工作成效。这纯粹的赤子之心也许正是他选择这一工作,并把这一工作做到如今成就的原因之一。

作为老师,周昭敏现在带着生科院的一个班,每周三节课。他坦言,课时不多,但是三节课,需要备三天。除了课本知识,他还会加入大量文献和国际前沿的资料,他还表示不想照本宣科,这个专业需要与时俱进,需要知识全面,而这么做,是由现在的专业趋势所决定的。

 学校鼓励把更新的东西给学生,鼓励学生把思路打开,不仅要熟背书本知识,最重要的是把兴趣爱好提起来。周昭敏发现了科研工作中的乐趣,因此,他也急切地想把这种乐趣带给学生,让他们了解,这并不是一个死记硬背的枯燥的学科,因为喜欢而主动搜集资料、分析研究,最后得出结果,和被动地去做相比更有效率,走得也更远。

周教授认为自己的学生首先要做的就是,破坏——破坏现在我们已有的、已知的认知壁垒。他希望自己的学生会发现问题、提出问题,他欢迎学生指出自己的遗漏或错误,也支持学生挑战权威,而前提是你能有充分的证据证明你是对的。

从事科研工作,以后必然要选择实业和研究,对于要不要做研究还是看学生自己的特点,作为一个老师,周昭敏无差别地交给他们科研的能力和知识,如何选择全在学生自己的手里。不过他觉得,世界很大,还是要多看、多尝试,不论身处何处,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平凡的生活总能做出不平凡的成果。

周昭敏曾与其他学者合作,在英国知名科学杂志Nature上发表短篇评论《合成象牙未能阻止非法贸易》,并被各家媒体争相报道。这篇评论指出了人工象牙制品的出现对于非法象牙贸易的遏制程度收效甚微。观点鲜明,措辞准确,在业界产生了不小的影响。当时的他还在云南省森林公安任职,对于野生动物保护研究工作还算是刚起步,这篇评论恰恰证明了周昭敏在这一研究方向的灵敏度。回想起当时文章的发表,他说这不是件轻松事。当确定文章接受后,编辑和周昭敏还进行多次讨论,对文章中的许多用词进行反复斟酌,双方来往交谈邮件的字数将近文章本身的数十倍。

最后,周昭敏又把话题转向了他的学生。作为过来人,他一方面恨不得一股脑的把自己所有的经验教训都灌输给自己的学生,让他们尽量少走弯路。但另一方面,他又不断地问自己,“过于顺利的成长是不是反而不好?”这种矛盾心理只有真正设身处地为学生着想才会出现,从某种程度上讲,像是父母对子女:一方面,想让他们按自己设想的道路走,另一方面又相信他们自己有无限的可能,想放手让他们去做。老师和父母有太多相似,要教书,更要育人;因为爱,所以不断矛盾。

一下午的访谈结束,我们已经能够感受到独属于周昭敏教授的个人魅力。从事科研工作,但并不古板;语言幽默,爱好广泛;闲暇也会踢足球、玩游戏;责任心很强但不给自己多余的压力。他把一切都看作是“玩”,旁人认为枯燥的科研,对他而言是一种娱乐,这或许才是真正的爱好。因为找到了兴趣,自然就不会觉得这是枯燥的工作,这就是他想要做的。比起休息,他反而觉得做一天研究要更轻松、更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