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华师大校友总会

人物专访

当前位置: 首页 > 校友风采 > 人物专访 > 正文

优秀校友系列报道——侯盛

发布日期:2019-10-22 浏览量:

不忘来时路  亦向将来行

——记国土资源学院93级校友侯盛

 

人物简介:

侯盛,1975年生,四川师范学院(现西华师范大学)国土资源学院93级校友。1997年本科毕业后进入成都市实验小学,任教第一年,获教学赛课和德育论文青羊区一等奖,第二年获成都市一等奖,被破格评为小学高级教师。2001年调入青羊区教育局教师培训中心(教科院)任教研员。 2002年通过首届国家司法考试,2003年成为一名专职律师。2008年,在成都首届青年律师电视辩论擂台赛中,夺得总冠军和最佳辩手,同年9月开始在中央电视台社会与法频道(CCTV-12)《法律讲堂》栏目讲课。2009年作为成都代表队的主力队员参加“第八届中国律师论坛辩论赛”,获“优秀辩手”。2010年在“成都市优秀青年律师”评选活动中荣获第一名,后多次被评为四川省优秀青年律师、成都市司法系统优秀共产党员,并获得司法部的表彰。被业界和媒体誉为“成都金牌律师”。

 

 一棵草,虽无花之婀娜、树之高大,却可以感受春的温暖,夏的火热,秋的惬意,冬的严寒。枯荣交替,依旧紧紧扎根于属于自己的一方土地,心向未来!

 

生活,是最好的老师

 

幼时的侯盛随父母从山西入川,来到父亲工作的一家地处乐山大山深处的国防三线企业。从此,父母大半生的时间被锁在了那座大山里。再大的山怎能困住父母对孩子的爱与期望?望子成龙,望女成凤是父母所拥有的共同心态,侯盛的父母也不例外,只要孩子能够考上大学,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他们愿意承受一切艰辛。

侯盛从小成绩平平,每次小宇宙的爆发都是在升学的那一刻。 “如果将‘兴趣是最好的老师’作为标尺,那当时的我可能没有这位老师吧”,侯盛打趣地说,“我倒认为‘生活是最好的老师,学习应该是艰苦的’。正因年少时体味了生活的不易,也不愿父母的脸上再添几分失落的痕迹,所以尽管不爱学习,我也尽我所能,不负父母亲的那份期许”。但年少的经历告诉侯盛无论做哪一行都得谨记:不容易和对得起——做事,干什么都不容易;做人,面对谁都要对得起。

檐下风铃,在夏天的热风里摇晃着无数人的青春。轰轰烈烈的高考匆匆过去,而侯盛的高考成绩并不理想,被调剂到四川师范学院(现西华师范大学)地理系。1993年,也是自1990年地理科目在各地高考中逐渐被取消的第4个年头,侯盛踏进了四川师范学院。1995年全国高考统一实行“3+2”模式,地理被完全取消。这也意味着大部分地理系出身的学生在毕业之时,将面临就业困难的问题。当其他同学感叹时运不济而有心准备努力考研时,还有些懵懂的侯盛并没有怨天尤人,只是觉得地理系这样的小系也挺好,自己那么瘦弱,扔到大系,顷刻就被人海挤成一粒沙,到了小系,却还长成了一棵草。侯盛就在这个小系慢慢成长,不卑不亢。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学习条件不似如今,尤其是地理这一类理科专业。但侯盛却感激道:“当时,母校给了我们很好的学习条件,课堂使用的经纬仪有一部分都是德国进口的,其它系的同学还羡慕我们啊!同时学校还提供了专门的经费让我们地理系的同学进行野外实习呢!”侯盛的学习生活因此多了不少乐趣。

在当时班小人少的情况下,侯盛“被迫”当上了体育委员,可他没想到,后来还当上了班长,乃至学生分会主席。母校的锻炼让侯盛习惯了讲台、习惯了讲话、习惯了比赛,由一个性格内向的三线子弟变成了一名能从容大胆走上讲台的自信青年。毕业前,他在全校的“大学生课堂艺术比赛”中获得理科组的一等奖。

想着从前那些普通却不凡的日子,侯盛用这样一句话总结——很多事情在没做之前千万别轻易说做不好,穷益坚,苦亦乐,热爱生活,生活自然会给你回报!

 

 

 

从讲台到法庭

 

时间的白马从未停止奔驰,转眼就快大学毕业,这时的侯盛才意识到高考取消地理科目对自己是有多么的不利,简历一份一份投去,却没有一个回复。终于,僵局被一位母校老师的一句“这同学不错呀”打破,侯盛获得了一次试讲的机会。他认真准备,并因幽默风趣的授课风格获得学生的青睐,试讲当天签约了成都市实验小学。当侯盛在拿到派遣证到教育局报道并代表全区新教师讲话的时候,他引吭高呼那首校友之歌(当年的校歌):“要学那鲲鹏搏击云天,当惜这雏燕声声呢喃”,表达对母校的感激和对校友们的共勉,获得了在场同事们的阵阵掌声。

成都市实验小学没有地理教师的岗位,幸运的是,校长对他很器重,直接把他放到德育管理的岗位,享受学校中层的待遇。侯盛也不负校长对他的期望,常以成都市实验小学的校训“堂堂正正做人、勤勤恳恳做事”勉励自己,凭借扎实的专业基本功和认真踏实的工作态度,在工作的第一年就获得了青羊区的教学赛课一等奖和教育论文一等奖,第二年获得成都市的教学赛课一等奖和教育论文一等奖,并获得“成都市优秀大队辅导员”的荣誉称号。第三年开始在中央教育科学研究所(现“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上全国公开课,在四川省上示范课。一方讲台成就了一名老师,也间接打造了一名律师。

2002年,侯盛开始了从一名教师到一名律师的跨界,其中缘由,可以用“美丽的误会”来形容。“其实我改行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想给家里买套房子,当时我误以为当律师很有钱,便开始学习法律,现在看来,当时的想法很不成熟。”想要成功,首先得耐得住寂寞,在只有一张床、一张桌、一面黑板的教室里居住,侯盛才知道了什么叫乏味与枯燥。可在这寂寞中,他逐渐认识法律、了解法律、追求法律,他从未对一个学科如此感兴趣过。

2002年,仅仅复习了几个月的侯盛通过了第一届司法考试。对于那段准备考试的日子,侯盛谈起来也云淡风轻:“现在回想起来其实也没多艰辛,就做了三件事:一是为了更加专注于复习,我把电视机送人了;二是尽量减少出门;三是模仿伟人用毛笔在墙上写了一首诗‘月上柳梢枝压头,船到中游水倒流;面壁十年图破壁,别来相会再昂首’。”

2003年,侯盛谢绝了教育局领导的挽留,依依不舍地离开从事了近六年的教育行业,正式踏上了律师之旅。

前两年,侯盛的收入很微薄,基本靠当教师时候的积蓄过日子。“但当你认定远方充满理想的时候,你就不会在乎眼前的穷困”,这也许就是当年侯盛的心境,所以他更多的是在感受律师的价值和学习的方式。

回忆起最初几年的日子,侯盛表示:“财无止尽而青春有涯,用有涯的青春追求无尽的金钱,青春永远是败者;人有气数而精神无竭,用无竭的精神追求单调的金钱,精神永远是匮者。”

2008年,在校友的鼓励和支持下,侯盛参加了成都市首届青年律师电视辩论擂台赛,可谁也没想到,初赛那天——“5月12日”,地震了。天灾无情,可于灾难面前,侯盛深深地感受到了人们那种不屈不挠的精神,就此重燃了内心久违的激情。后来数月的比赛,侯盛积极准备,一鼓作气,最终荣获冠军和最佳辩手。对于这来之不易的成功,侯盛感到高兴,但高兴的不仅仅是那铭刻于奖杯上的称号,更是在那需要全国人民坚强振作的日子里,自己激昂青春的复苏。

 

尊重细节 不忘初心

精细微乃致广大,细节不是“细枝末节”,而是用心,是一种认真的态度和科学的精神。之于律师,可以说是细节决定成败。回忆在央视录制普法讲座时,侯盛表示当时的工作强度很大,一次就得录三到五集,每集讲稿八千多字,案例自己收集,文稿自己撰写,现场全部背诵。即使如此,侯盛也要求自己做到一次性录制通过,为此每字每句都要再三斟酌、反复背诵,以至于在春节的夜晚望着烟火,心里还在背诵着讲稿,他一丝不苟的工作态度也受到栏目组的好评。在事务所工作时,无论大案小案,侯盛都习惯在开庭的前一天,演练一遍开庭的程序,“我不仅要对我的当事人负责,更要对我的职业负责”。侯盛相信,做人做事,如果有决定成败的魔鬼,这魔鬼必定存在于细节之中。所以,在四川大学给研究生讲课时,他认真若此;在各个学校给校长们讲课时,他认真若此;在给领导们会前学法讲课时,他认真若此。他坚守一念:即使自己不能做到最好,但要尽量做到最细,因为你所付出的每一份认真都会得到善待。

认真与精益求精,是曾经的大学和那方讲台带给侯盛的。他坦言道:“我选择地理教育从不后悔,你选择了一门专业并不意味着它一定要把你培养成一个从事于本专业的人,更多的是予以你学习的本领、上进的心态和认真的理念,进而塑造你的人格。”总结而言,即“勤奋、求实、敬业、创新”,这便是母校给予侯盛的。

作为一名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身兼政协委员,侯盛也有一个强国法治梦。在他看来:国强者,其法治必强;法治强者,其民必安;民安者,其和谐必长。如何实现法治强国,侯盛在《强国法治梦》一文中提出了自己的观点:其一,立法可行;其二,执法公正;其三,行法必严;其四,学法必勤;其五,择精剔粕;其六,法不附权。如此,才能促进全面依法治国,才能为社会的前行提供法治保障,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从讲台到法庭,侯盛没有丝毫懈怠,做教师,他是合格的,做律师,他也是合格的。

侯盛曾在博客里这样写道——“对于过去,荣与憾,了然于心。对于现在,喜与悲,胸怀若谷。对于未来,成与败,天道酬勤。”就做一棵小草,看什么都幸福,不忘过去,心往将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