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华师大校友总会

人物专访

当前位置: 首页 > 校友风采 > 人物专访 > 正文

优秀校友系列报道——邓初夏

发布日期:2019-10-22 浏览量:

我的科学路

——记生物系1977级校友邓初夏

 

人物简介:

邓初夏,男,1982年毕业于我校生物教育专业,理学学士;1984年获中科院武汉水生生物研究所硕士学位,1992年获美国犹他州盐湖城犹他大学生物系博士学位,1992年7月至1995年6月在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遗传系从事博士后研究工作。现任美国国家健康研究院(NIH)糖尿病、消化病及肾病研究所NIDDK终生轨制研究员,兼任日本九州大学、武汉大学、中国军事医学科学院客座教授,“International Jdural of Biological Sciences”编辑,中国自然科学基金会海外评委。

 

1995年6月15日是我的科学生涯中较重要的一天。在经过长达十八年的严格训练、艰苦奋斗和刻苦学习后,我终于成为美国国家健康研究院终生轨制研究员,有了自己独立的实验室。我选择了在妇女中最常见的乳癌作为主要研究方向。

建室伊始,我即对BRCAI致癌机理进行研究,并希望发展出非手术疗法和能战胜癌症的新药物。在前四年的研究中,我平均每周工作约80小时。通过这些艰苦、紧张而又愉快的工作,我们成功地建立了BRCAI遗传突变型乳癌小鼠模型,并由此弄清楚了乳癌发作机理。十年来,实验室由最初的2名博士后发展到今天的13名博士后及科研人员。我们共发表了140余篇文章,其中90%发表在影响因子超过5分的刊物上,包括《自然》、《自然遗传》、《细胞》和《科学》。我们在1999年3月和5月分别在《分子细胞》和《自然遗传》上发表的关于BRCAI致癌机理的文章在科学界引起了热烈反响,包括《华尔街日报》在内的多家知名媒体都报道了我们的工作。因为这些研究,实验室先后有13人次获得NIH优秀科学研究奖。我本人也于2000年获得NIH-亚洲太平洋地区华人优秀成就奖,2005年获NIDDK“You Make A Difference”成就奖。2002年我还获得了中国自然科学基金会海外杰出青年奖。1999年和2003年在中国国务院总理朱镕基和温家宝分别访美时,我有幸获得邀请,聆听两位伟人的教诲并与总理合影留念。

我年轻时的一个梦想是将来成为一名数学家,但高中毕业后,却被那场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推到了农村这个广阔天地中。近3年的知青生涯中,沉重的体力劳动和清贫的物资生活锤炼出我吃苦耐劳的性格。我坚信“天生我材必有用”,基本上未中断过对数学的学习,在昏暗的油灯下,度过了无数漫漫长夜。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这大概正是我成长和求学过程的真实写照。事实上,在求学过程中,我绝大部分的研究工作并不是一帆风顺的,尤其是在犹他大学6年的攻博期间,由于语言不通,学习非常困难,和我差不多同时进入生物系的另外4名中国学生相继被淘汰,我更不敢有任何松懈。导师Ma Capecchi治学极严,很多实验报告稍不满意,即不能发表。为了获得更加准确的数据,我常常进行大量的重复实验。这些经历,为今后向更高的目标冲击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在Capecchi教授给我后来的博士后导师、哈佛大学的Philip L博士的推荐信中,有这样一些话:“那是一个杰出的科学家”,“他在我的实验室工作是可以发表10篇文章的。他未能做到这一点,原因是我阻碍了他”。尽管有些夸大,但也是对我敬业精神的肯定。算是一种巧合,我后来和Lader博士一道,在三年博士后工作中刚好发表了10篇文章。 我是幸运的,但至今以为最幸运的事情莫过于受教于Capeccchi和Leder这两位科学巨匠。前者把我引入了科学的大门,后者使我看清了前进的方向。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转眼已近三十年了。记得鲁迅先生曾说过: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便也成了路。科学研究何尝不是在开路,只要你选定一个方向,不放弃、干下去,任何人都有可能获得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