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华师大校友总会

人物专访

当前位置: 首页 > 校友风采 > 人物专访 > 正文

优秀校友系列报道——何奕騉

发布日期:2019-10-22 浏览量:

长路漫漫  不忘初心

——记西华师范大学优秀校友何奕騉

 

人物简介:

何奕騉,男,1956年生,博士生导师。曾任西华师范大学生物系副主任、主任,首都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院长,现任首都师范大学副校长。1996.2 - 1998.9:中科院遗传所“负压室” (现“植物基因组国家重点实验室”) 804组,博士后;1999.7-1999.10:日本STA Fellowship资助,“日本岩手生物技术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2002.1 - 2003.6:美国杜克大学(DCMB/Biology, Duke University, USA),访问学者。

中国植物学会常务理事(2003-),北京市细胞生物学学会副理事长(2011-),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学科评议组成员(2006-2009),教育部高等学校生物学基础课程教学指导委员会委员(2006-2010)、第三届学科发展与专业设置专家委员会委员(2011-2014)、大学生物学课程教学指导委员会副主任委员(2013-2017),《生物学通报》常务编委(2007-),《植物学报》编委(2007-),中科院植物研究所光合作用与环境分子生理学重点实验室学术委员会委员(2007-)。近年来,主持国家重大专项、国家重大基础研究(973)和863课题、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B类)、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北京市自然科学重点基金等10余项。

 

最开始联系何奕騉教授时,心里有一些忐忑。面对这样一个优秀的校友,优秀的师兄,心中总会生出一些敬佩。其实他们也是一些平凡人,和我们一样,不同的只是他们能够凭借着自己的努力获得了不平凡的成就。这大概就是“我们”之间的差距——是否甘于现状、是否敢于挑战不知名的未来、是否敢于向自己发起挑战。

 

藏器于身,待时而动

世事变化,谁也不能预测下一刻到底会发生什么,我们所能做的唯有藏器于身,待时而动,面对困难而淡然处之。

1977年,恢复高考的消息传出,何奕騉与他身边的同学不敢完全相信,但渴望继续求学的他仍旧抱着“尝试一下也未尝不可”的态度,那年冬日进行了自己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堂考试——高考。高考前那两年,何奕騉做过临时工,也做过代课教师。但无论做什么,他发现自己最感兴趣的仍旧是教育。所以在高考填报志愿时,他毅然选择了填报各个师范类的学校。在录取率极低的状况下,何奕騉凭借自己深厚的文化功底,幸运地被南充师范学院录取了。一切既像是偶然,却又是必然。恢复高考、扎实的知识功底、选择师范院校,三者缺一不可,而恰巧何奕騉三者都具备了。

虽然那个年代的大学条件并不好——学习资料匮乏,硬件设施不足,但这些问题对当时求知若渴的他们都不算什么。同学们都鼓足了劲儿学习,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学习空间不足——图书馆小,自习室少,出现了当时的“占位”奇观。当时有在图书馆一待就是一天的人,他们在中午吃饭的时候将自己的书包锁在椅子上,只因害怕自己的位置在这一短暂的时间空隙里被别人“夺走”。我们姑且不去评论这种行为 ,这种精神是永远值得我们去推崇与学习的。何奕騉用怀念的语气说道,无论当时的行为在现在看起来如何幼稚可笑,如何不可思议,但回想这段经历,这已然成为他们心中无法泯灭的烙印和无以复制的时代印记。当时教材缺乏,从最开始老师们装订成本的教案,到后来得之不易的印刷课本。同学们渴望学习,甚至在晚上十点多时,全班大部分同学仍旧在自习室学习。甚至演变到后来,因为担心学生的身体健康,年级主任和学生干部常常会到自习室呼吁大家回宿舍休息。

何奕騉说,他们那一届的学生是辛苦的,却也是幸运的。辛苦的是物质条件的匮乏带来的诸多不便,幸运的是一批十分优秀的专家教授为他们授课讲学,他们的精神世界是丰满的。而其中最让他难以忘怀的是汤泽生教授(西华师范大学生物多样性研究中心主任)和他的“读书报告”。读书报告极为考验学生的自主研究能力及“不唯书,不唯上”的创新精神与质疑精神。汤教授会选择优秀的读书报告让作者在全班进行讲解,何奕騉的读书报告也曾有幸被选上。但由于时间原因,何奕騉的读书报告在当时并来得及进行讲说。以至于时至今日提及此事,他仍旧觉得很遗憾,他还想再有机会在全班讲说这份报告。在时光长河中,总有一些事儿会深深烙印在人的心中,成为挥之不去的记忆。后来,他对这份读书报告进行了再创作并发表。

除了未完成的演讲,这份读书报告的研究学习培养了何奕騉独立思考的能力。可以说这种能力从根本上提高了他独立找到生物学问题并提出新见解的能力,提高了他将学术问题纵深发展的能力。他努力将基本问题想清晰透彻,将关键问题层层剖析,做到能够举一反三,游刃有余。这一切都为他日后的学习研究起到了极大作用,正所谓“君子藏器于身,待时而动”。一切都准备好了,前方的险阻又有何惧?

 

以慎为始,而无后忧

无论是生活还是学习,慎始而无后忧。

人生总会在不经意间给你一些意外之喜。一次偶然的机会,何奕騉有机会赴日成为“日本岩手生物技术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这一次的日本之行让何奕騉了解到日本的研究精神。其中给他印象最深的是日本人做事的严谨态度。比如在他赴日之前,研究所就已将他在日本三个月时间的日程安排妥帖,让他能够更高效率地专心研究学术问题,不被他物干扰。这让他深刻意识到严谨的力量,在日后高强度的工作与研究中,他都会督促自己注重安排合理时间,遵守规划,严谨做事。

除此之外,何奕騉说日本政府对科研工作高度重视,并为研究所提供了系列政策支持。比如,研究所的实验器材会有器材公司主动定期上门检查,避免出现因器材问题而导致科研进程受阻的状况发生。同时,银行会定期上门服务,让科研人员能够专心研究,研究所也会定期组织消防演习等灾难应急活动,并让每个人都进行实际操作,提高意外发生时的工作人员的逃生能力。从科研到生活,如此环环紧扣,大大提高了研究人员的工作效率及工作质量。这一切都让何奕騉深切感受到团体力量的强大,在日后的科研工作中更加注重团队协作。

何奕騉说,在去日本前,自己对日本没有太多了解,去了日本后,自己发现日本文明程度很高,日本人基本素养也很高。从简单的垃圾分类讲,日本的垃圾分类十分细致周全,除开每个家庭自己分类之外,会有志愿者定期对垃圾桶进行分类检查,保证垃圾分类的精确性并保持垃圾桶的洁净。日本的医疗分类细致,甚至有专项医院医治蚊虫叮咬,医院服务态度极好,在日本基本不存在医患事故一说。在研究时间之外,他们去海边旅行时,发现水果摊是无人售卖,仅在上面标注价格,却没有任何人偷拿。

何奕騉说,也许因为日本侵华的历史让我们对日本产生了偏见,但无可否认,我们需要借鉴日本人的精神。学习日本对科研的严谨负责和他们高度的文明素养,取长补短,增强我们自身能力。

 

 

崇尚哲学,化为己用

何奕騉说他十分推崇东方哲学家冯友兰的人生四大境界:自然、功利、道德、天地。在这四种人生境界之中,自然境界、功利境界的人,是人现在就是的人,是自然的产物;道德境界、天地境界的人,是人应该成为的人,是精神的创造。自然境界,几乎不需要觉解,童稚无知,心智未开;功利境界,觉解初生,追求人生;道德境界,需要较多的觉解,对人生已有自我见解,已有道德价值;天地境界则需要最多的觉解,已有超道德价值。此观点推之世间万事均可适用。

在何奕騉多年的科研工作中,年轻时为了争取更多项目,他选择更多适应学校以及地方需求的项目。后来何奕騉成为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学科评议组成员,大大打开了他的视野,在众多的优秀科研项目的影响下,开阔了他的眼界,让他对科研有了更多新的见解与想法。随着自我能力的提升及自我认识的发展,何奕騉更多地考虑自己的兴趣、理解和自己对生物重要问题的科研洞察,选择自己所兴趣所在的科研项目。

何奕騉说,人生就是这样阶段性发展,我们要学会去领悟人世奥妙,提升自我素质与精神修养。

 

母校七十,寄语师大

大学之道,在明明德。教育要和现实挂钩,让自己内心觉醒。

何奕騉说大学学习较高中学习更注重学习的自主性,更需要靠自觉与兴趣,当代大学生所需要的正是这样的精神。攻读研究生就更需要有自我的理性判断、独立观点和敢于质疑的精神,敢于对于已知的“真理”提出不同的意见的勇气。在大学中,我们最需要培养的就是这样学习精神,立足于现实,觉醒于内心,不唯书,不唯上。

母校现在的变化很大,硬件设施更完善,如房屋建筑更多,实验设备也更完备了。校庆时,他们去了曾经上课的地方拍照,与昔日恩师相见,汤泽生老师已经精神痴呆,却仍旧由子女背来相见。他说老师是大家永远的牵挂,时隔多年同学老师们再见,大家都白了头发,只能暗自感慨韶华易逝。既然自然规律已然不可逆转,我们所能做的只能是把握好现在,有遗憾其实也很美好。

他从自己多年管理学校的经验中说道,学校的大政方针是正确的,要坚持以人才为基础,以特色学科为抓手,以有力管理为保障。何奕騉提出,学校要大力引进人才,巩固教学科研基础,实现高质量教学;大力发展特色学科,带动其他学科,有所为有所不为;要高效管理,抓好基础教育师资力量,加强教师管理。

母校是我们心中永远的牵挂,无论身在何方,大家都希望母校能够发展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