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华师大校友总会

人物专访

当前位置: 首页 > 校友风采 > 人物专访 > 正文

优秀校友系列报道——廖景平

发布日期:2019-10-22 浏览量:

心怀高远,漫步葳蕤  

——记中国科学院华南植物园研究员廖景平

 

简介:廖景平,男,1964年3月生,南充师范学院生物系82级学生,中国科学院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科学院华南植物园研究员、结构与发育生物学研究组首席研究员、园艺中心副主任,兼任中国野生植物保护协会理事、植物迁地保护委员会副主任,中国植物学会植物结构与生殖生物学专业委员会委员,中国科学院政研会科学传播分会理事、科学普及组副组长,广东省科学技术普及志愿者协会副理事长等职。

  

人生浩瀚如海,唯有努力找寻自己的目的地,才能收获风景。“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廖景平,一直从心出发,向着更好的自己而努力,待人接物时平和谦逊,温润如玉;演讲时意气风发,侃侃而谈;做研究时严谨认真,力臻完美。让我们走进今日的采访人物廖景平,走进他的多彩人生。

以梦为马,笑忆韶华

回想起高考,廖景平只说了一个字——难!当年的高考真的是竞争激烈,考场上金戈铁马,学生们大杀四方,只为能走向彼岸。而他作为走过独木桥的胜利者之一,是“一定要上大学”的强烈愿望让他来到了南充师范学院(现西华师范大学)。他认为:大学可以收获广阔的见识,走上人生更高的境界。少年怀梦,不畏将来!青年的廖景平用踌躇满志打开了通往成功的大门。

母校南充师范学院(现西华师范大学)声誉远传。1986年,廖景平带着沉甸甸的行囊与满怀的豪情,来到了人才济济的生物系(今生命科学学院),开启了他多姿多彩的大学生活。第一学年他认为植物学没有学扎实,便常跑去实验室请教老师们。勤学好问的品格,使老师们对他青睐有加,也为他未来留校担任助教奠定了基础。

面对健谈风趣的廖景平,我们很难想象在大学开始期间,廖景平曾是一个“不敢上讲台”的青涩青年。人们都说能够改变自己的人都是勇敢的,廖景平也开始了新的尝试:参加生物系演讲比赛,入选学校学生会......结果如何呢?他获得演讲比赛的第一名,激动得围着生物物理实验楼走了无数圈,蜕变成一个自信潇洒,善于表达的廖景平;他成为学生会生活部部长,极大地锻炼了他的组织管理与沟通能力。他直言这些为他之后的工作提供了极大的帮助。本科4年,他勇于尝试,学会了做事、“说话”,他从心底里感激母校的栽培。


 4年的青春洗礼,他从寡言青涩的少年成长为一个工作能力与交流能力并存的男子汉。四年匆匆,璞玉惊华!一路走来,矢志不渝,勇于改变,提笔挥墨,在大学的画卷上刻画了成长的足迹!

成绩斐然,踏山越海

     自古巴蜀钟灵毓秀,邓小平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目标高远,思想开阔。同为广安家乡人的廖景平也受到这种思想的启迪所鼓舞,他认为身体与心灵都要走出去,要打开格局,要有纵观世界的境界。培根曾说:“做人有计划,人生有方向”。在母校学习工作七载,廖景平开启了他科学研究的新征程。1989年9月,廖景平成功考入浙江大学西溪校区生命科学学院,潜心学习,精益求精。在1992年6月获得硕士学位,之后又于中科院考博,一路凯歌高唱。硕士毕业之后,他进入中科院华南植物所工作至今,担任所里的研究员,大大小小的研究无数,廖景平在科学研究方面有所精进,成果丰硕。廖景平默默耕耘,他已拿出一封金光闪闪的成绩单———主持包括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科技部基础性专项、中国科学院重点支持项目在内的科研项目20余项,发表研究论著150余篇部,先后指导硕士和博士学位研究生40余名。

放眼国际,立足高远

      廖景平认为做科研应当要视野开阔,目标高远。2000年10月至2001年6月,廖景平作为高级访问学者,访学美国国家自然历史博物馆暨国家标本馆。众所周知,美国在科研、经济方面都要强于领先水平,在此次旅美之行中,廖景平对于国际姜科植物科学研究有了更深的认识。他坦言自己收获颇丰,廖景平与美国国家自然历史植物部主席John W. Kress博士建立了亦师亦友的深厚感情。廖景平在植物科学研究方面重点研究姜目植物进化发育生物学,而John W. Kress在国际上姜科植物系统学的权威,他向John W. Kress学习经验,深入探讨。廖景平笑称他这是“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访学归来,廖景平在姜目和姜科的系统学上掌握了世界前沿的知识,如同触及一点,联动辐射一个面,他很快从中获得启迪,提出了自己的科学研究方向。姜科植物雄蕊数目的减少而导致花瓣的增多,使姜科植物的花更加绚丽,他思索这种现象在进化方面的机制与生物学意义。正是由于有了早期的研究和后来接受国际前沿的进化发育研究,让他有了新的探索之路,改造自己的研究团队开展进化发育生物学研究。

廖景平坚定地认为做科研,科研人既要有对前人的继承也要有自己的发展,唯有如此才能推动国家乃至世界科学研究的发展。接受新方法,开阔大视界。学无止境,在不断地发扬与发展中,廖景平这一代的科研人扛起了世界姜科植物进化发育生物学研究的旗帜,引领青年人的学习之路,更让后来者了解到不断提升、改变自己的重大意义。

       不畏险峰,浪漫行者

行走在科学研究的路上,总会遇到不少困难。当面对这些困难时,廖景平相信如果任何人遇到这种问题,对于那个人来说都是一件幸事,一个人成功与否可以从他面对问题的态度上表现出来:有人选择重新择路,甚至退缩,有人选择把“绊脚石”当做“垫脚石”,把困难当做性情的动力。廖景平说,任何人都是这世间的行者,而他自诩“浪漫的行者”。这两种不同的价值观让人分隔两个世界。既然生而为人来这世间走一遭,就没有回头路,我们没有任何回避退缩的理由。“母校给予学子的自信——哪有解决不了的问题”。在不断破解难题的过程中,我们拓展了自己的知识,一个旧的“我”从身体里抽离出去,又有一个新“我”出现,不断完善自我。同理廖景平在对他的研究、研究团队和学生们亦是如此,不畏险峰,勇敢前行。取别人之短而反思自己,改变自己,以积极乐观的人生态度迎接黎明的到来。尽管过程并不美丽,但完成时心中极大的满足与自信,又将促使人们去挑战下一个高峰。

廖景平被媒体称为“广东科普第一人”。许多研究专家都只醉心于研究,很少花心思在科研成果的大众推广上,而廖景平在对待“成果”与“推广”的关系上,我们也能看出科学家也不乏浪漫有格调的人。他带领公众去探索四季的色彩,去发现自然的日历——叶片、果实的变化,它们由翠绿变枯黄,由淡青到鲜红的改变;去获得植物材料去组合构图,将它们用于艺术创作,一首隽永小诗,一副水彩山水画,抑或是一首大气磅礴的交响乐。最后鼓励公众去参与标本的制作,从中感受自然的魅力,感激大自然给予我们的一切。有这样的梦幻细致的奇思妙想,怎么不会是一个浪漫的行者呢?

廖景平以“暮色苍茫看劲松,乱云飞渡仍从容”的气度笑谈时代变迁,无论生活如何将难题一一抛给他,他仍旧克服困难,成长为更好的自己。他以“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的仁者姿态为植物科学研究增添画意诗情。经年之后,平凡的人仍在山峰之间茫然地寻找出口,而“廖景平”们可能不断征服世间山巅,他们的下一个目标是征服星辰大海!

             平地而起,登楼摘星

出身平凡的廖景平努力学习,“一定要考大学”的信念支撑着他,他早早地为自己立下远大目标,稳扎稳打,一步一脚印地走出自己的路,以兴趣与好奇深入科学研究。他勇于改变自我,从不善言辞到自信交流;他对前辈尊重,并理解他们的辛劳与伟大,他对后辈严厉要求而使他们愈加优秀;他潜心科研,主持项目无数,发表具有影响力的著作150余篇。面对生活,他从容应对,不卑不亢。回首廖景平的人生路,他在成为更好自己的路上速度时快时缓,但他从不选择做懦夫,从不退缩或是回避问题,他的方向从未改变,一张一弛之间,方显行者气度。

有人认为命运天注定,在找寻片刻的安宁时乞求上苍垂青,一夕之间改变自己的窘境,有人命运由自己主宰,只要我愿,便有移山之力,活出自己最精彩。

岁月悠悠,人们从“朝如青丝”到“暮成雪”,回首漫漫人生路,几多坎坷几多浮沉,有人抱头痛哭,有人雨中起舞。人生路上廖景平无疑做到了“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的闲庭信步。今天的廖景平已不同往昔,即使他衣着普通,在人群中毫不起眼,但岁月赋予他淡定从容,自信风采,与他交流他有着当代科研人的博学与前瞻性,不为名利的淡泊。

他如一颗梧桐,从青葱嫩绿到郁郁苍苍,他一半在科研领域洒落阴凉,一半在追梦路上沐浴阳光。岁月让人发现平凡之人身是浮萍,心似琉璃,而廖景平确是身是浮木,心有沉香!我们祝福这棵梧桐继续向上,直指苍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