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华师大校友总会

人物专访

当前位置: 首页 > 校友风采 > 人物专访 > 正文

优秀校友系列报道——何智新

发布日期:2019-10-22 浏览量:

贴地飞行,梦想花开

——访文学院80级校友何智新

人物简介:

何智新,南充师范学院(现西华师范大学)中文系80级校友,曾任四川省招生考试报刊社社长、四川省教育报刊社副社长、粤港信息日报副总编辑;现任广州日报社编委、珠三角新闻中心主任,广东新闻界金梭奖获得者,腾云智库成员,先后三次获得中国新闻奖。


冬日下午,太阳不如盛夏那般热烈,但仍散发着光芒,树筛日影,阳光轻轻地投入校园的怀抱。采访时何智新刚结束一个讲座,从还未散尽的人群中走出来,尽管讲座持续了两个多小时,但他并未显出丝毫疲态。在何智新的极力配合下,我们寻得一处露天石凳,在此开始了我们的访谈。

历尽天华成此景人间万事出艰辛


何智新是通过参加1980年的高考进入南充师范学院(现西华师范大学)的,但那年并不是他第一次参加高考。1977年,还在重庆红岩玻璃厂打散工的他,直到十月中旬才从同学那里得知恢复高考的消息,于是匆匆投入复习,备战十二月的考试。那一年,不仅题目简单,而且科目也简单,就政治、语文、数学和理化这四门,但你根本无从猜题,卷子发下来,闷头就答,跌跌撞撞,两天下来,心里完全没谱,用现在的话说就是鬼知道经历了什么熬过一个多月的等待,何智新终于从爷爷发的电报里看到了上线两个可爱字眼,但由于填报志愿时经验不足,未能如愿进入大学。

年少怎甘失败,1980年,何智新转学文科,凭着自幼对文学的兴趣和自己的不懈努力,克服了种种艰辛,以高出分数线30多分的成绩被南充师范学院中文系录取。何智新讲述着他普通而又艰难的高考之路,目光虚虚的落在近处的一棵树上,好像人间万事如这一棵树,不经历那些风风雨雨,怎么能挺拔在这一方土地上!

谈到当初为何选择中文系,何智新表示,不仅因为它是当时的热门专业,更是源于内心的喜欢。提起在中文系的学习,何智新说道:中文系对于我来说,不止于小说、诗文的乐趣,还有古文的晦涩。十年浩劫,使得当时大部分学校的教育体系不健全,在进入大学前,他们那代学生几乎没有系统、正规的学习经历,所以在学习上难免会因基础不牢而面对重重困难。也正因如此,他们更加努力,更加珍惜时间,让自己在接下来的学习旅途中不至于迈不开脚。

众所周知,中文系的一大特点是大量的阅读,如果只靠平时上学的时间来读书,时间肯定是不够的。在这种紧迫感下,刚进大学的何智新选择在第一个暑假留校,借助校园安静的氛围好好地给自己充充电。一张木桌,一条木凳,缕缕光阴,伴着他从诗歌到小说,从小说再到戏剧。正因喜欢,才能坚持,正因喜欢,所以越学越痴迷。只要有坚强的意志力和那股无所畏惧的劲儿,就自然而然地会有进步。在这样的努力与坚持之下,何智新渐渐成就了那个优秀的自己。

饮其流者怀其源,学其成时念吾师。虽毕业多年,但对于老师的恩情,何智新丝毫没有忘记,大学里值得感谢的老师很多,讲授唐诗宋词的杨仕民老师、周非佰老师等等,都给我的大学记忆留下了深刻的一笔。相对于当时的成都,南充比较偏僻,但学校的大部分老师并未因此懈怠,反而更加践行勤奋、求实、敬业、创新的校训,以此来证明即使条件艰苦,也要做好本职工作的精神,展现了学高为师,身正为范的气质。

在紧张的学习中,少不了适度的放松。何智新说,当时比较传统的活动是江边野餐和篝火晚会,除此之外,最令人开心的,莫过于跳交谊舞了,操场上跳动的欢快舞步,展现的不仅仅是朝气蓬勃的青年面貌,更象征着国内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大学,总是时光匆匆,何智新认为大学生应该术业有专攻,同时要践行技多不压身的真理,为梦想时刻准备着。

操千曲而后晓声观千剑而后识器


大学毕业后,以为自己只能当老师的何智新被分配到机关单位从事新闻工作,工作了三五年后,他渐渐觉得他和新闻工作可谓是相见恨晚。他于1991年的一则消息《勇斗歹徒失去高考机会杨静被破格录取上大学》获第二届"中国新闻奖"二等奖。也正是这篇文章,给他继续从事这一行业带来了莫大的信心,在之后的工作中他更加尽心尽力,工作能力也得到巨大提升。1997年,他离开四川,去到竞争更加激烈、发展空间更大的广州,三年后进入广州日报社工作,直到现在。

对于当初自己从事新闻行业,何智新认为看似偶然,实则必然。说偶然,是因为当时的社会正处在改革开放初期,各界新闻丰富且新颖,也就意味着新闻工作者的发展空间巨大,说必然他于中文系毕业,文字功底较好,对于写作和采访也有一定了解,自然为其从事新闻工作提供了条件这两点都是他成为新闻工作者的催化剂。

世无十全十美之事,谈到自己的职业生涯,何智新坦言最遗憾的是入行相对较晚,如果能再早几年进入新闻行业,年轻的自己就能有更多的机会,写出更精彩的新闻;而最大的幸运便是自己的兴趣与工作能够完美契合,凭着自己的一腔热情和努力获得了一定的成就。所以比起“干一行,爱一行”,他更倾向于“爱一行,干一行”。所以在谈到对母校学子择业的建议时,他认为,在可选择的情况下,尽量选择自己喜欢或擅长的工作,那会让你更快乐也更容易成功。

“对于当代史,我不仅仅是一个记录者,更是一个历史的参与者。”在何智新看来,一位合格的新闻工作者,首先要具有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使命感;其次要有深厚的专业积累,这将决定着你能走多远;最后,人文关怀必不可少。作为新闻工作者,需要“贴地飞行”,植根现实,认清自己,并在此基础上,坚持自己的梦想和追求。

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

随着新媒体的迅速发展,我们已进入了一个“众生喧哗”的时代,但也正因如此,社会更需要主流媒体。正如何智新对《广州日报》的诠释——“作为主流媒体,我们卖的不是版面,而是公信力”,当主流媒体坚持原则并将其做到极致时,会走得更远。现阶段,报社正处于转型期,何智新以《广州日报》为例,它已经是一个包括微信、微博、客户端等新媒体的整体,不再是传统的只发行报纸的机构。

纸媒常常被人们称作“夕阳产业”,对此,何智新这样谈到:“纸媒是工业时代的产物,它具有标准化、大批量化和商业化的特点,而我们现在正处于后工业时代,甚至有的一线城市已经进入信息时代,报纸必然会在社会的变化、信息技术的进步中,逐步丧失其主流地位,它也许会成为小众的新闻产品,所以纸媒必不可能再像几十年前那样辉煌。”那纸媒行业的发展前景会是如何呢?何智新这样说:“也许它会成为一种奢侈品。”所谓奢侈品,体现于纸媒将刊登比微博、微信所推送的内容更有深度、内涵、情怀的文字,而这样的产品必须通过购买才能获得,可能价钱会很高,但不需要所有人都去购买,销售量只需要达到一定规模,实现盈利即可。

作为专业的新闻工作者,何智新对于传媒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我想这就是所谓的“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吧!

采访期间,何先生一直笑容满面,精神饱满。问起何智新平日里的爱好,他笑着回答道:阅读和运动。阅读丰富精神生活,在不断的学习中提高工作能力;运动带来良好的精神面貌,能让自己在高强度的工作下保持良好的精神状态。

何智新离开母校已有三十三年,回想当初在母校的日子,往事历历在目。我们了解到,采访当天报社本应他值班,但他为了回校特地与同事换班,他只是希望通过自己回校与同学们分享交流的方式,与母校和学弟学妹们有更亲近的互动,并把自己有限的经验、教训与师弟师妹们分享,让他们在今后的学习、工作中少走弯路,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同时也为母校的建设奉献出自己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