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华师大校友总会

人物专访

当前位置: 首页 > 校友风采 > 人物专访 > 正文

优秀校友系列报道——徐林

发布日期:2019-10-22 浏览量:

于你所在之地生根开花

——记生命科学学院81级校友徐林

 

人物简介:

徐林,博士,研究员,博士生导师,中国科学院和云南省动物模型与人类疾病机理重点实验室主任,昆明动物所学术委员会主任。1985年于四川南充师范学院生物系获学士学位; 1987-1990中国科学院昆明动物所硕士;1990—1992年任研究实习员;1994-1995年英国伦敦大学药学院药理系访问学者;1995-1998年爱尔兰都柏林三一学院药理治疗系博士;1998-迄今中国科学院昆明动物所学习记忆实验室负责人,研究员。1999年入选中国科学院“百人计划”同年获得国家基金委杰出青年基金。现兼任云南大学神经行为学、中国科技大学博士生导师;中国神经科学学会“精神病学基础与临床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生理学会“生理心理学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国际期刊《Neural Plasticity》、《Behavioural Brain Research》杂志编辑,以及《动物学研究》编辑委员会委员。在Nature, PNAS ,Cell, Neuron, J of Neurosci, Hippocampus, Biol Psychiatry等学术杂志发表SCI论文80余篇,参编专著2部,其中1998年发表的Nature论文被Thomas Donaldson(1998)列入了近代记忆研究目录28篇论文之一(Bibliography on Memory自1950年)。

主要从事神经可塑性和神经环路功能及学习记忆机理研究,涉及创伤后应激障碍、老年痴呆、毒品成瘾及抑郁症等疾病机理和动物模型的基础和应用研究。研究技术方法主要涉及行为药理学,离体脑片patch-clamp全细胞记录、麻醉动物和清醒动物场电位记录、多通道神经信号记录以及光遗传学。团队特色主要在于充分利用云南省丰富多样的生物资源优势,围绕各种神经精神疾病动物模型进行疾病机理、新药筛选和药效学研究,逐渐形成具有技术特色和资源优势相结合的、基础与应用研究并重的学科团队。

 

此举我不悔  今生吾无怨

高考,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经历过它的人,或许都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对徐林来说,参加高考时正是恢复高考的第5年,能考上一所大学实属不易。但在采访中,徐林却给了我们一个幽默的回答——“稀里糊涂就考上了大学”。云淡风轻的描述背后,其中的坚持与努力只有他自己知道。

人生处处是选择。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当时最热门的最热门的是文史哲等基础学科专业,徐林却选择了生物学。“当时我看到了南充师范学院(现西华师范大学)生物系的大熊猫专家胡锦矗教授的宣传资料,他作为世界著名的大熊猫研究专家,中国大熊猫研究第一人。我国的‘熊猫教父’、‘熊猫教授’,为生物研究领域做出了重大贡献,我很敬佩他,这也是我选择生物学这一专业的重要原因之一。”徐林如是说。于是毅然决然地在志愿表上填上了南充师范学院生物系,他被顺利录取。而他或许未曾想过自己将会落根于生物学这片广袤的土地。

生物学是一门对技术条件要求相对较高的学科,经历了几十年的发展探索。如今,中国在生物学领域也取得了长足发展。然而在徐林的大学时期,学习资源匮乏,尤其是教科书落后,加之技术不过硬,想要学好这一学科具有相当大的难度。然而坚韧者成,毅志者立,即使条件再艰苦,也阻挡不了徐林一颗执着于求知的心。得到当时讲授遗传学的汤泽生教授(校长)的鼓励与支持,徐林更加拼搏努力。为了获得更多的学习资源,他私下向汤教授借阅了《细胞生物学》的英文版书籍,得以了解当时的生物学界的最新动态。而后,在汤教授的指导和徐林自己的不断努力下,他与汤教授合作并发表了关于中国棉花的研究论文,将所学知识运用到了实际研究中。

东流逝水,落红纷飞,荏苒时光似指间细沙燃尽岁月风华,大学总将人生最美好的年华和记忆刻进我们的血肉骨髓里,徐林也不例外。他觉得自己的大学生活没有留下过遗憾和后悔,因为当时参加了不少的活动,虽然繁忙,却很充实,生活也因此变得斑斓多姿。谈及学校的学风,徐林这样说道:“当时的学风极好,任何外地专家到学校都会夸奖本校的学生很努力,每晚,都可以看见教室里通明的灯火和绰绰人影,大家都在主动上自习。”岁月如斯,这种良好的学风仍在西华师大代代传承——操场上早起读书的人,老区教学楼大阳台朗朗的读书声,新区图书馆络绎不绝借书的身影……正是这良好的学风,成就了无数西华师大人,就算离开了母校,这些记忆都会成为一张张珍贵的相片,存放于心灵的相册里。

 

讲台授新知  海归指时情

1985年,徐林从南充师范学院生物系毕业,开始在泸州第一中学任教,实现了从学生到老师的角色转换。 “当中学老师很不容易,要操心的事情很多,当过之后,这才知道中学老师们,尤其是班主任的辛苦,很多事情只有自己经历之后才会明白其中的不容易”。徐林告诉我们,当时的社会受到经济、社会发展的巨大冲击和变革的影响,学风已经开始变差,即便如此,对于一个老师和专业的研究学者来说,这并不影响他对学生的尽心引导和对生物学的钻研和探索。

从中学教师到如今的博士生导师,当被问及两者在引导学生方面有何不同时,徐林这样回答:“自己思考、发现和解决问题的能力才是中学、大学和研究生们最需要学习的,而不仅仅是知识。目前来看,中学阶段的教育更加注重后者,因此这些能力就是学生们在大学和研究生阶段急需培养的。”所以,在教学上,他除了传统的“传道受业解惑”,还注重培养学生的能力,为学生能够全方位发展打好坚实的基础。

为了进行更深层次的学习,1994年,徐林到英国访学并取得了都柏林三一学院药理治疗博士学位,海外的学习经历令他终生难忘。 “与国内相比,国外大学的教育体系经过漫长的历史沉淀,已经发展得十分完善,能够充分激发研究生的各项能力。”由此观之,想要在学校成功毕业并非想象中的那么简单,“最关键的是博士研究生答辩,不看是否有发表过论文,而是真正考核研究生是否达到博士生水平,答辩时间一般是每位博士生6-8小时。老师反复不断地提问,甚至针对论文的每一句话提问,回答不满意就扣一分,如果扣够40分就算答辩失败。这样就能考核博士生是否真正具备全面和广博知识的。其次,才是对实验设计、研究成果以及研究成果的理解等提问。”一般来说第一次答辩只有不足50%的学生能成功通过,但正因为精益求精,才得以培养出高素质人才。

同时,徐林介绍说,在这种程式下,老师不会帮学生选题、设计实验、把关科研方向是否是最新或是最前沿,帮写或改写论文等等,完全靠学生独立完成。这样做的好处在于可以最大限度地使学生点燃自身的创造力。针对创造力,徐林又道,“国外科研是基于年轻大学生巨大的创造力,而国内科研是基于年长老师衰退的创造力。”年长的研究者拥有更多的经验是固然的,但是在某种程度上说,年轻大学生可以更准确地把握时代的脉搏,创造能力也是不容小觑的。“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强则国强,少年进步则国进步。”当代年轻的大学生要做的就是不断向老一辈学习经验,再加上自己的知识充分发挥创造力,助推各项事业蓬勃发展!

 

真正去创新  寄望新一代

近年来,国家大力提倡“万众创新”,创新思维在各行各业的重要性得到凸显,具有创新思维也是一名科研工作者应具备的素质之一。 “科研上的创新是科学家们最起码的素质,很容易做到,发表论文也很容易实现,但针对国家真正需要的创新却是极其困难的。目前,绝大多数的科研和医疗设备、耗材,以及治疗疾病的临床药物等都靠进口。长期以来,这些方面的研究不仅很难发表SCI论文,而且时间周期长,以至于几乎所有的科研就停留在如何快速发表SCI论文,如何跟随国外科研动态的层面。”为了更清楚地说明问题,徐林为我们举了一个简单的例子——基因组测序。测完序后进行数据分析发表论文,据统计,我国约60%的论文都是如此,这样不仅耗费大量科研经费,而且也没有真正培养研究生的科研能力。创新不应止于一句话、一篇论文、一个程序,而更应致力于真正独立自主地创新和国家真正需要的创新。

正是秉承这种严谨踏实的科研态度,徐林一直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好像一粒种子,在生物学的土地里发芽、生根、开花。他在神经学等领域取得了不少代表性的科研成果,并承担了国家级重要科研项目《遗忘的功能和机制研究》、《学习记忆和老年痴呆的脑联结图谱功能》等,还在国内外众多高级科研杂志上发表过论文,获得“杰出青年”、“国家第二批万人计划-百千万人才工程‘领军人才’”等荣誉称号。但当我们请他谈谈感触时,他却说现在谈感触有点早,自己仍在求索真理的路上前行,希望能有更丰富的收获,到达“至人无己”的境界。

“学习记忆”是徐林研究的重要课题之一。结合自己的研究,他为我们的学习提出了一个简单而又适用的方法——在学习时得到足够亮度的光线照射(为了保护眼睛,反射光最好),因为光线能够激活与记忆密切相关的一个分子磷酸化,从而帮助记忆。

悠悠巴山伫立千年,滔滔江水再不复返,在一代一代师大人的努力建设下,西华师大发展得愈来愈好,生命科学院也已发展成为我校的一个大型院系。而作为从这里走出的榜样,徐林鼓励西华师大的学弟学妹们制定培养计划,挖掘还未发现的天赋和潜力,使自己能够轻松应对未来科学、社会发展的挑战,每一位都在自己的岗位上成功发展,在你所在之地扎根、生长、开花!